<wbr id="zglyz"></wbr>
    <center id="zglyz"><table id="zglyz"></table></center>
    1. <sub id="zglyz"></sub>
      <wbr id="zglyz"><pre id="zglyz"></pre></wbr><sub id="zglyz"><table id="zglyz"></table></sub>
      <nav id="zglyz"></nav>
    2. <form id="zglyz"><th id="zglyz"><noscript id="zglyz"></noscript></th></form>
      <form id="zglyz"><legend id="zglyz"></legend></form>

          <nav id="zglyz"><code id="zglyz"></code></nav>

          【主題】疫情期間公共安全視角下的“罪”與“罰”

          2020/6/23 15:03:49


          文/杜娟

          【背景材料】

          公共安全:公共安全是指保護個人、財產、物品不受到災害或事故等危險的威脅。在不同的社會制度下,對公共安全的認識和評價也不相同。

          在我國公共安全包含信息安全,食品安全,公共衛生安全,公眾出行規律安全、避難者行為安全,人員疏散的場地安全、建筑安全、城市生命線安全,惡意和非惡意的人身安全和人員疏散等。

          我國的公共安全體系有健全的體制和明確的責任劃分,更有嚴明嚴厲的法律保護機制,和科學有效的協調處理機制。

          突發公共事件:突發公共事件是指突然發生,造成或者可能造成重大人員傷亡、財產損失、生態環境破壞和嚴重社會危害、危及公共安全的緊急事件。

          在我國,根據突發公共事件的發生過程、性質和機制,突發公共事件主要分為: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公共衛生事件和社會安全事件等四類。其中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是指突然發生,造成或可能造成社會公眾健康嚴重損害的重大傳染病疫情、群體性不明原因疾病,重大食物和職業中毒以及其他嚴重影響公眾健康的事件。

          此次爆發的新冠病毒疫情就屬于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2020年伊始,當人們正在忙碌地準備春節年貨共度佳節的時候,一場災難意外地降臨,冠狀病毒在神州大地迅速蔓延,一時間公路、航運、海運很多線路因公共安全原因停航、停運;口罩、護目鏡、酒精、消毒液、防護服以及日常生活用品等成為市民爭相購買的緊缺物資,大街上雖然紅燈高懸,但卻空空蕩蕩,沒有了以往節日的歡騰喧鬧的氣氛;各大媒體都在強調防控預防冠狀病毒,宣傳預防和防護方法,并且全國相繼因公共安全原因采取緊急應對措施,實施小區封閉式管理,限制人員出入。

          很多市民看到鋪天蓋地的公共安全和緊急應對措施難免恐慌;當小區實施封閉式管理后,心里更加沒有了底,尤其疫情爆發后,社會上又有很多推波助瀾者惡意制造恐慌的謠言,使得一部分市民甚至感覺世界末日來臨一般。在當前全國上下齊心協力抗擊疫情的關鍵時期,仍有一些違法行為滋生。有以暴力、威脅方式阻礙疫情防控工作的、有編造虛假新冠肺炎疫情在網上散布的、有生產偽劣口罩并假冒他人商標進行銷售的、更有些無良商家趁機囤積救災物資、哄抬物價擾亂社會秩序;甚至有些企業為了蹭熱度,利用疫情期間搶注商標等行為相繼出現,有些人恐怕還存在僥幸心理,忽略了疫情期間的“罪”與“罰”。

          抗擊新冠疫情,事關全體民眾,沒有人能置身事外。面對疫情,為保護公民的安全,穩定社會秩序,打擊犯罪,共同打好全民戰“疫”,2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發布了《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依法嚴懲十類妨害疫情防控的違法犯罪。



           依法嚴懲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犯罪


          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病原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1.已經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攜帶者,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擅自脫離隔離治療,并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

          2.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人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擅自脫離隔離治療,并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

          3.其他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的規定,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處罰。

          【案例1】疫情防控期間妨害傳染病防治,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2020年3月17日上午,青海省湟中縣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一起疫情防控期間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案,并當庭宣判被告人茍某犯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茍某2020年1月16日乘坐火車從武漢返回西寧,1月17日19時到達西寧,乘同村村民私家車返回湟中縣李家山鎮家中,1月18日傍晚至西寧市城東區探望其弟并留宿,1月19日到李家山鎮所住村衛生室以自己感冒為由就診,村醫詢問其返寧時間時,茍某謊稱已返寧40余天。

          期間,茍某不主動居家隔離,隨意走親訪友。1月23日,所住村村委根據省、市、縣疫情防控要求,對武漢返寧人員進行排查登記,茍某未按要求登記,1月25日晚上,鎮、村醫護人員及村干部前往茍某家中開展疫情排查,茍某仍謊稱自己回家已40余天,返回車票已撕毀。

          1月27日,茍某自己感覺身體不適,在其妹等親屬陪同下到青海紅十字醫院就診,診斷為新冠肺炎疑似病例,1月30日,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造成村民在內的共900余人整體隔離,密切接觸人員中3人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并住院治療。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茍某違反傳染病防治法規定,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宣布對新冠肺炎采取甲類傳染病預防、控制措施后,拒絕執行預防、控制措施,引起病毒傳播危險,其行為已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鑒于被告人茍某歸案后如實供述所犯罪行,認罪認罰,并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可依法從輕處罰,遂依法作出上述判決。宣判后,被告人茍某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

          【案例2】 黎某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被立案偵查

          3月13日,北京市報告1例從美國輸入的確診病例黎某。14日下午,在北京市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市疾控中心通報了患者黎某相關情況。

          黎某,女,國內戶籍地為重慶市,長期定居在美國馬薩諸塞州。她自述2月26日至27日在美國參加公司會議,其中的一名同事后來被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月1日晚,黎某出現寒顫,未就診。之后又陸續出現其他癥狀:發熱最高達到39℃,同時伴有咳嗽、流涕等呼吸道癥狀,還有惡心、腹瀉、肌肉酸痛、全身乏力等癥狀。3月3日黎某首診于當地醫院。當地醫院給以奧司他韋治療。3月5日、3月10日就診于同一醫院,胸片顯示均無異常。3月11日再次就診同一醫院,胸片顯示肺炎影像,當地醫院評估其癥狀后未收治入院,在美國3次申請核酸檢測均被拒絕。為進一步診治,黎某及其丈夫、兒子一家三口于美國當地時間3月12日01:00從洛杉磯機場乘國航CA988次航班,于北京時間3月13日05:00到達北京首都機場。入境填寫的健康申明卡顯示:黎某有發熱、乏力、干咳等癥狀,黎某丈夫有乏力癥狀,兒子無癥狀。經向此次航班上的乘務員孫某核實,得知黎某在飛機上落座1小時后自述低血糖,乘務員將其安排在最后一排隔離區,與前方乘客有簾子阻隔,之后黎某未返回原座位。抵京時,海關對3人排查后,由120急救車轉運至定點醫院。3月13日,黎某診斷為確診病例,黎某丈夫及兒子診斷為疑似病例。目前病例在定點醫院隔離治療,病情穩定。該確診病例共確定了59名密切接觸者,其中14人在京,均已采取相應措施,其他人員信息已轉相關省份

          3月16日,在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市公安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潘緒宏通報了該案的調查情況。

          接相關線索后北京警方迅速開展調查取證,經初步工作,順義公安分局以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對黎某立案偵查。目前,黎某正在定點醫院接受治療,其丈夫、兒子接受隔離觀察。  據悉,3月20日,因隱瞞發燒回國的黎某被美國公司宣布除名。

          【解讀】

          根據《意見》規定,案例1中的茍某的行為屬于上述第二種情形,已構成疫情防控期間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青海省湟中縣人民法院的審理、判決符合法律規定。案例2中的黎某已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順義公安分局對黎某進行立案偵查完全符合我國法律規定。


           依法嚴懲暴力傷醫犯罪


          在疫情防控期間,故意傷害醫務人員造成輕傷以上的嚴重后果,或者對醫務人員實施撕扯防護裝備、吐口水等行為,致使醫務人員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的規定,以故意傷害罪定罪處罰。

          隨意毆打醫務人員,情節惡劣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采取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恐嚇醫務人員,符合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二百九十三條規定的,以侮辱罪或者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以不準離開工作場所等方式非法限制醫務人員人身自由,符合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規定的,以非法拘禁罪定罪處罰。

          【案例3】疫情防控期間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2020年2月6日22時許,被告人唐某某酒后未戴口罩至江蘇省建湖縣上崗鎮草堰口衛生院探望其住院的父親。因值班醫生周某某提醒其戴口罩,并制止其在正使用的輸氧病房內吸煙,唐某某心生不滿,與周某某發生口角,繼而毆打周某某頭面部及頸部,并致使周某某衣物損壞。后唐某某有先后毆打前來勸阻的醫生王某某,群眾姚某某和唐某。經鑒定,被害人周某某、王某某和姚某某的損傷程度均為輕微傷。

          江蘇省建湖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唐某某在疫情防控期間在醫院隨意毆打他人,造成三人輕微傷,情節惡劣,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應依法懲處。唐某某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且已賠償被害人周某某的經濟損失,取得了三被害人的諒解。據此,于2020年2月28日以尋釁滋事罪判處被告人唐某某有期徒刑一年。

          【案例4】疫情防控期間尋釁滋事,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2月16日,經過公安、檢察、法院等部門共同啟動涉疫案件快偵快訴快判程序,咸安區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熊某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被告人當庭認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2月6日13時許,咸安區馬橋鎮鰲山村村民被告人熊某飲酒后到該村村委會反映其房屋漏雨問題。因其未按規定佩戴口罩,該村甘支書和正在該村指導、督辦疫情防控工作的馬橋鎮徐副鎮長對其勸告,但熊某拒絕并辱罵二人,且推搡徐某。村委會副主任見狀便上前拉開熊某,卻被其抓傷右鎖骨部。

          隨后,熊某進入辦公室,隨地吐口水,并用打火機將該村疫情期間相關工作材料點燃燒毀。

          咸安公安機關迅速開展調查,當天依法對熊某處以行政拘留15日處罰。經繼續調查并固定證據,2月7日咸安警方依法對熊某涉嫌尋釁滋事立案偵查,并在偵結后立即提交檢察院依法提起公訴。

          經公安機關調查,熊某在新冠狀肺炎疫情防控的關鍵時期為發泄情緒,隨意毆打、辱罵他人,損毀資料,嚴重影響咸安區馬橋鎮鰲山村疫情防控工作,情節嚴重,已涉嫌尋釁滋事罪。法院審理中,被告人熊某當庭認罪,且有坦白情節,依法予以從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解讀】

          根據《意見》,上述兩案中的唐某某、熊某的行為屬于隨意毆打醫務人員或村民委員會工作人員,情節惡劣,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依法嚴懲制假售假犯罪


          在疫情防控期間,生產、銷售偽劣的防治、防護產品、物資,或者生產、銷售用于防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假藥、劣藥,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第一百四十一條、第一百四十二條規定的,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生產、銷售假藥罪或者生產、銷售劣藥罪定罪處罰。

          在疫情防控期間,生產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醫用口罩、護目鏡、防護服等醫用器材,或者銷售明知是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條的規定,以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定罪處罰

          【案例5】出售三無口罩獲利7萬元  判刑2年八個月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浙江仙居的方某某為牟取非法利益,從江蘇蘇州批量采購了白色二層、三層口罩,在明知該口罩屬于“三無”劣質產品的情況下,在網上及線下向柯某某、蔣某某等人進行銷售。自1月25日至2月5日,共銷售25萬余只口罩,金額24萬元左右,非法獲利7萬余元。

          2月5日,經檢驗機構檢測,該批口罩的過濾效率不符合國家標準的相關要求,系不合格產品。2月6日,仙居縣公安局對方某某以涉嫌銷售偽劣產品罪立案偵查,仙居縣檢察院介入偵查,提出了補充相關證據意見。10日,仙居縣公安局提請批準逮捕,仙居縣檢察院同日作出批捕決定。12日,仙居縣公安局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次日,仙居縣檢察院對被告人方某某以銷售偽劣產品罪提起公訴,并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14日,仙居縣法院適用速裁程序開庭審理,采納了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以銷售偽劣產品罪判處方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八個月,并處罰金35萬元,依法追繳違法所得53700元,依法予以沒收扣押口罩

          【案例6】倒賣不合格消毒液,批捕!

          1月25日,湖北孝感人楊某見當地疫情比較嚴重、防疫物資緊缺,遂與桂某商議做防疫物資生意——由桂某負責組織貨源,由楊某負責銷售。27日,桂某托親戚從河北石家莊市購買了30700公斤“衛藍”牌84消毒液,并于31日運至孝感。當天,楊某與桂某在收貨時發現該批84消毒液是“冀藍”牌,與事先約定的品牌、生產廠家及產品合格證書均不一致,且接收的消毒液沒有粘貼商標,而是將商標標識與貨物分開擱放,商標上也看不到應有的“消準”字樣。

          桂某和楊某明知上述情況,仍將其中6000公斤消毒液銷售給孝感市孝南區兩個鎮的防疫指揮部,將24000公斤銷售給藥商劉某,銷售金額共計14.8萬元。藥商劉某于當天銷售給孝感市某區防疫指揮部10000公斤,銷售給孝感某藥店10450公斤。2月1日,該藥店10450公斤消毒液被孝感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查獲并被扣押。

          經鑒定,該批消毒液中氯含量不達標,不符合國家標準要求,屬于不合格產品。孝感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認為該案涉嫌犯罪,于2月5日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并同時抄送檢察機關。

          孝感市檢察院及時派員提前介入偵查,了解案件及證據情況,對證據收集、固定、完善及取證方向提出引導意見。經公安機關提請逮捕,2月20日,孝感市檢察院對桂某、楊某以銷售偽劣產品罪作出批捕決定。

          【解讀】

          刑法第一百四十條規定,生產者、銷售者在產品中摻雜、摻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產品冒充合格產品,銷售金額五萬元以上的,構成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在疫情防控期間,生產、銷售偽劣的防防護用品、物資,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條規定的,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處罰。從報道情況看,本案中犯罪嫌疑人是否構成犯罪、如何量刑,需要由人民法院在審理以判決形式作出。


           依法嚴懲哄抬物價犯罪


          在疫情防控期間,違反國家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囤積居奇,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護目鏡、防護服、消毒液等防護用品、藥品或者其他涉及民生的物品價格,牟取暴利,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案例7】利用疫情哄抬物價荊門某藥堂公司被罰50萬1人被判刑

          被告人杜某系荊門市某藥堂公司負責銷售工作的總經理助理,2020年1月21日,杜某得知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荊門市場口罩脫銷,遂決定對該公司門店正在售賣的口罩提價銷售,安排員工在公司“時空智友”系統上進行提價操作,將公司以每袋9元購進的一次性醫用口罩從原零售價每袋18元提價至每袋49元進行銷售。

          次日,杜某安排公司員工再次將上述口罩零售價調價為城區店每袋28元、鄉鎮店每袋29元進行銷售。截止2020年1月22日晚,被告單位荊門市某藥堂公司旗下門店共計提價銷售一次性口罩6273袋,非法獲利人民幣155769元。

            東寶法院審理認為,被告單位及被告人杜某在疫情防控期間,哄抬口罩價格牟取暴利,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經營罪。口罩是最基本的防護用品,對阻擊疫情蔓延、守護人民群眾生命安全至關重要,根據案件的事實、情節,依照相關法律規定,當庭判決被告單位荊門市某藥堂公司犯非法經營罪,判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被告人杜某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對被告單位違法所得77917元予以追繳。宣判后,被告單位荊門市某藥堂公司、被告人杜某均表示服從一審判決,不上訴。

          【解讀】

          在疫情防控期間,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物資或基本民生物品的價格牟取暴利,構成犯罪的,應當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同時,隨著疫情防控形勢的變化,也要準確把握刑事政策,統籌考慮穩定市場秩序與恢復市場活力,為復工復產提供司法保障

          對于違反國家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囤積居奇,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護目鏡、防護服、消毒液等防護用品、藥品或者其他涉及民生的物品價格,牟取暴利,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意見》規定應當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本案中,被告單位及被告人杜某的行為均已構成非法經營罪,根據我國刑法規定,對單位犯罪實行“雙罰制”,故人民法院作出上述判決。


           依法嚴懲詐騙、聚眾哄搶犯罪


          在疫情防控期間,假借研制、生產或者銷售用于疫情防控的物品的名義騙取公私財物,或者捏造事實騙取公眾捐贈款物,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以詐騙罪定罪處罰。

          在疫情防控期間,違反國家規定,假借疫情防控的名義,利用廣告對所推銷的商品或者服務作虛假宣傳,致使多人上當受騙,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的規定,以虛假廣告罪定罪處罰。

          在疫情防控期間,聚眾哄搶公私財物特別是疫情防控和保障物資,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對首要分子和積極參加者,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八條的規定,以聚眾哄搶罪定罪處罰。

          【案例8】疫情防控期間虛假銷售口罩詐騙案

          2月19日上午,合肥市廬陽區人民法院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審理并當庭宣判一起疫情防控期間虛假銷售口罩詐騙案。被告人孫某某因在微信群謊稱出售口罩騙取財物構成詐騙罪,當庭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8000元。

          法院經審理查明,2020年1月底,被告人孫某某加入了一個銷售醫療器材的微信群,其見群內很多人想購買口罩,遂起貪念,欲以銷售口罩的名義實施詐騙。1月29日上午,孫某某在無口罩銷售渠道的情況下,在該微信群謊稱自己是天津某醫療器械公司員工,有2萬張口罩出售,且將網上搜索到的產品圖片發送在群內,承諾由天津發貨、量大便宜、順豐包郵、票證俱全,以此騙取了被害人鄭某某、姜某某、黃某等人的信任并加其微信求購,最終騙得三名被害人通過微信分別轉賬給其的4500元、2000元、9800元。得手后,孫某某制作虛假物流單假裝發貨,后將三名被害人的微信拉黑。

          1月30日,被害人鄭某某、姜某某等人發現被騙后相繼報案,公安機關隨即凍結孫某某作案所使用微信賬號及關聯銀行卡號。孫某某見狀,于2月1日至2月7日,先后將上述詐騙錢款退還給各被害人。2月7日17時許,孫某某在家中被公安民警抓獲歸案。

          庭審中,被告人孫某某對公訴機關指控詐騙16300元的犯罪事實和證據沒有異議,對其犯罪行為供認不諱并自愿認罪認罰。廬陽區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孫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詐騙他人財物16300元,數額較大,其行為已經構成詐騙罪。其在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接受處罰,對其可從輕處罰;其在案發后退賠被害人經濟損失,得到被害人諒解,可酌情從輕處罰。遂依照刑法相關規定,作出前述判決。

          【解讀】

          在疫情防控期間,一些犯罪分子利用防疫物資暫時緊缺、購買渠道不暢等情況,往往通過網絡等途徑發布代購、銷售存貨的虛假信息,要求先行支付貨款或訂金以騙取錢財。目前,各級黨委政府已經采取有效措施保障防疫用品供應,防疫物資生產企業也在加緊生產,市民在購買醫用口罩、酒精、消毒水等防疫用品時應當保持理性,通過正規銷售途徑購買,同時要提高防騙警惕性和法律意識,如遭遇詐騙等不法行為,及時報警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在此也警告企圖利用疫情謀取非法利益的人員,不要心存僥幸、頂風作案,否則必將受到法律的嚴懲。


          依法嚴懲造謠傳謠犯罪


          編造虛假的疫情信息,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或者明知是虛假疫情信息,故意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第二款的規定,以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定罪處罰。

          編造虛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虛假信息,在信息網絡上散布,或者組織、指使人員在信息網絡上散布,起哄鬧事,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四項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利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制造、傳播謠言,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依照刑法第一百零三條第二款、第一百零五條第二款的規定,以煽動分裂國家罪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定罪處罰。

          網絡服務提供者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經監管部門責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致使虛假疫情信息或者其他違法信息大量傳播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條之一的規定,以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定罪處罰。

          對虛假疫情信息案件,要依法、精準、恰當處置。對惡意編造虛假疫情信息,制造社會恐慌,挑動社會情緒,擾亂公共秩序,特別是惡意攻擊黨和政府,借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要依法嚴懲。對于因輕信而傳播虛假信息,危害不大的,不以犯罪論處。

          【案例9】謊稱感染新冠肺炎到處咳嗽傳人,被判刑8個月

          通州法院介紹,1月24日,被告人劉某在通州區某小區暫住地內,利用微信編造其感染新冠病毒后到公共場所通過咳嗽向他人傳播的虛假信息,并將信息通過微信朋友圈、微信群、QQ群傳播,直接覆蓋人員共計2700余人,且虛假信息還被他人微博轉發。公安機關掌握線索后,采取了相應緊急應對措施。

          經警方調查,該男子發布的原文是“我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昨天趕緊去了朝陽大悅城、西單大悅城門口咳嗽上百次,感染的人越多越好”。但經檢查,劉某未感染新冠肺炎,身體健康,其出于惡作劇心態,故意編造虛假信息,并在微信朋友圈及多個微信群、QQ群內發布,引發恐慌。

          經審理,通州法院認為,被告人劉某在疫情防控期間編造虛假疫情信息,在網絡上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其行為構成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劉某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認罪認罰。據此,通州法院于2月28日判處被告人劉某有期徒刑8個月。

          【解讀】

          “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在網上發布信息、言論應遵守法律法規,對于編造、傳播、散布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行為,警方將依法查處,絕不姑息。以上案例中的當事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特殊時期,編造與疫情有關的虛假恐怖信息并在網上故意傳播,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其行為觸犯了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的規定,涉嫌犯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最高可判處十五年有期徒刑。


          依法嚴懲疫情防控失職瀆職、貪污挪用犯罪


          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負有組織、協調、指揮、災害調查、控制、醫療救治、信息傳遞、交通運輸、物資保障等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的規定,以濫用職權罪或者玩忽職守罪定罪處罰。

          衛生行政部門的工作人員嚴重不負責任,不履行或者不認真履行防治監管職責,導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流行,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四百零九條的規定,以傳染病防治失職罪定罪處罰。

          從事實驗、保藏、攜帶、運輸傳染病菌種、毒種的人員,違反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的有關規定,造成新型冠狀病毒毒種擴散,后果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一條的規定,以傳染病毒種擴散罪定罪處罰。

          國家工作人員,受委托管理國有財產的人員,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人員,利用職務便利,侵吞、截留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用于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款物,或者挪用上述款物歸個人使用,符合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三百八十四條、第二百七十二條規定的,以貪污罪、職務侵占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資金罪定罪處罰。挪用用于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救災、優撫、救濟等款物,符合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條規定的,對直接責任人員,以挪用特定款物罪定罪處罰。

          【案例10】湖北多人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失職瀆職 致使有發熱癥狀的黃某英離漢抵京

          據湖北省紀委監委2日通報,針對網傳“刑滿釋放新冠肺炎確診人員離漢抵京”問題,紀檢監察機關等進行了調查核實。目前,已對湖北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郝愛民,副局長胡承浩、政治部主任張新華、刑罰執行處處長李欣等多人予以免職,并立案審查調查

          經查,武漢女子監獄刑滿釋放人員黃某英,漢族,1959年1月出生,湖北省恩施州宣恩縣人,原系宣恩縣水利水產局財務股副股長兼出納。2014年2月18日因犯貪污罪,被恩施州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年,于2014年4月8日交付武漢女子監獄執行,中間兩次減刑共計一年兩個月,刑期自2011年4月18日起至2020年2月17日止。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武漢女子監獄疫情嚴重。1月29日,黃某英所在分監區有干警被確診為新冠肺炎,黃某英屬于密切接觸者。在2月17日之前,黃某英居住恩施的弟弟、居住北京的女兒覃某與監獄干警聯系黃某英刑滿釋放事宜,他們均表示由于交通管制等原因,不能來武漢接黃回家。2月17日黃某英刑滿釋放后,留在武漢女子監獄隔離觀察。2月17日至21日上午,監獄干警為黃某英測量體溫13次,其中18日、19日兩次體溫為37.3℃。期間,黃某英多次找干警,要求回家。干警與其女兒聯系,其女兒表示想辦法解決。后干警與其女兒前夫約定于2月21日上午,由監獄將黃某英送至武漢北高速收費站口,交其接走。

          2月21日上午,監獄干警用警車將黃某英送到武漢北高速收費站口交給其女兒。當時,同車還有一名孝感籍刑滿釋放人員李某,也在該收費站交給其兒子接回孝感(目前李某及其密切接觸者共4人均在當地指定地點隔離)。在此執勤的武漢市東西湖區公安分局長青街派出所干警未按疫情防控規定要求對黃某英履行查控職責,將她們放行。黃某英乘坐其女兒及其女兒前夫駕乘的京牌私家車,于2月21日11時30分離漢赴京。

          調查發現,黃某英事件中,湖北省司法廳、省監獄管理局、武漢女子監獄、武漢市東西湖區公安分局等單位相關領導和工作人員,政治意識、大局意識和責任意識淡薄,違背黨中央關于“內防擴散、外防輸出”重大決策部署,違反《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等法律法規和疫情防控工作規定,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失職瀆職,致使黃某英在已有發熱癥狀的情況下離漢抵京,是一起因失職瀆職導致的嚴重事件。

          經湖北省紀委監委研究并報省委批準,決定對負有主要領導責任的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譚先振予以立案審查調查;對負有主要領導責任的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郝愛民予以免職并立案審查調查;對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的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胡承浩,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張新華及刑罰執行處處長李欣予以免職并立案審查調查;對此前已被免職的武漢女子監獄原黨委書記、監獄長周裕坤立案審查調查;對負直接領導責任的武漢女子監獄副監獄長郭秋文及負直接責任的刑罰執行科科長湯早容予以免職并立案審查調查;對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的武漢市東西湖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尹志強予以免職并立案審查調查。其他責任人員按照干部管理權限交有關單位處理。

          【解讀】

          疫情防控期間,如有關單位的相關責任人員濫用職權,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除需承擔相應的行政、黨紀、政紀處分外,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的規定,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以濫用職權罪或者玩忽職守罪定罪處罰。



          依法嚴懲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


          非法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以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定罪處罰。

          違反狩獵法規,在禁獵區、禁獵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進行狩獵,破壞野生動物資源,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二款的規定,以非法狩獵罪定罪處罰。

          違反國家規定,非法經營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包括開辦交易場所、進行網絡銷售、加工食品出售等),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為食用或者其他目的而非法購買,符合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以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定罪處罰。

          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非法狩獵的野生動物而購買,符合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條規定的,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定罪處罰。

          【案例13】李某某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被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八千元

          2020年2月7日,英德市市場監管人員在李某某家中查獲非法購得的一批野生鳥類、蛇類。其中用于泡酒的草鸮1只、小鴉鵑1只均為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還包括舟山眼鏡蛇、灰胸竹雞、華南兔等,均為國家“三有”保護野生動物。李某某因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被英德市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八千元。

          【解讀】

          李某某非法收購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其行為符合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的犯罪構成,依法應予刑罰處罰。

          【案例14】犯罪嫌疑人非法出售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涉嫌非法經營罪,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從2019年開始,犯罪嫌疑人孫某未經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批準,在益陽市赫山區承租一門面,向各類餐飲酒店出售水律蛇、花蛇等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2020年1月22日,赫山區森林公安分局民警在開展疫情防控清查時,發現孫某經營的門店內有竹鼠、蛇類、大鯢等野生動物,孫某無法提供合法的經營野生動物來源手續。森林公安民警查明其非法交易額超過30萬元,其行為已違反了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的規定,涉嫌非法經營罪。目前,孫某已經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解讀】

          犯罪嫌疑人孫某未經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批準,非法出售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違反了國家規定,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在經人民法院審理后,會對孫某作出定罪量刑的判決。

          【案例15】羅某某、陳某某非法架網捕鳥,構成非法狩獵罪,分別被判處拘役六個月

          2020年2月9日,羅某某、陳某某以食用為目的,在河源市紫金縣義容鎮內山林處架網捕鳥時被公安人員抓獲,查獲翠鳥等活鳥8只、死體7只,上述鳥類均為國家“三有”保護動物。河源市紫金縣人民法院審理后認定羅某某、陳某某構成非法狩獵罪,分別判處兩名被告人拘役六個月。

          【解讀】

          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非法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二、(九)依法嚴懲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非法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以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定罪處罰。


          依法嚴懲妨害疫情防控的違法行為


          實施上述(一)至(九)規定的行為,不構成犯罪的,由公安機關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有關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擾亂單位秩序、公共場所秩序、尋釁滋事,拒不執行緊急狀態下的決定、命令,阻礙執行職務,沖闖警戒帶、警戒區,毆打他人,故意傷害,侮辱他人,詐騙,在鐵路沿線非法挖掘坑穴、采石取沙,盜竊、損毀路面公共設施,損毀鐵路設施設備,故意損毀財物、哄搶公私財物等規定,予以治安管理處罰,或者由有關部門予以其他行政處罰。

          【案例16】對于哄抬物價行為,可處以罰款、責令停業整頓、吊銷營業執照等行政處罰

          1月28日,上海市市場監管局執法總隊在巡查中發現,上海聯家超市有限公司家樂福徐匯店銷售的精選生菜、小白菜、雞毛菜、菠菜等15個品種蔬菜,在進貨價格無明顯浮動情況下,多次調高銷售價格,漲價幅度大、品種多,其中生菜、小白菜、雞毛菜的漲幅分別為692%、405%、330%。上海市市場監管局擬作出罰款200萬元的行政處罰。

          【解讀】

          根據價格法等相關規定,經營者不得實施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哄抬價格、推動商品價格過高上漲等不正當價格行為。在疫情防控期間,部分不良商家趁機對居民生活必需品等進行多次漲價,且漲幅過高,明顯具有牟取暴利的主觀故意,造成市場秩序混亂等不利后果,構成哄抬價格行為。針對經營者推動商品價格過快、過高上漲的行為,可以根據具體違法情節和嚴重程度,處以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罰款、責令停業整頓、吊銷營業執照等行政處罰。

          【案例17】

          沙市馬上就要成為下一個重災區“! 荊州所有路口統一改成紅燈”!當萬眾一心抗擊疫情的關鍵時期,一些網民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布、轉發不實信息,甚至制造傳播謠言,造成不良社會影響,荊州警方迅速出擊,依法查處多起網上制造傳播謠言的違法行為。

          “國家發補貼,讓荊州的網約車司機把武漢的肺炎病人都拖到沙市來,沙市區馬上要成為下一個重災區。

          1月23日晚,這條由網名叫“天若有情”的男子錄制的聊天記錄視頻在網絡社交圈快速傳播。視頻流出后,立即引起荊州網民的恐慌。荊州市公安局向相關部門核實后,發現聊天內容與事實完全不符。

          此外,“天若有情”還在微信群里編造和發表了其他大量涉及武漢疫情規模和死亡人數的惡性謠言,內容毫無依據。1月24日中午,沙市警方將實名為楊某的“天若有情”抓獲,以散布虛假疫情信息擾亂公共秩序的違法行為將楊某行政拘留10日。

          【解讀】

          上述案例即為違法嫌疑人的行為構成行政違法,但不構成犯罪的情形,故未追究其刑事責任,由有關執法機關給予違法行為人以相應的行政處罰。

           

          結束語:

          對于在疫情防控期間實施有關違法犯罪的,要作為從重情節予以考量,依法體現從嚴的政策要求,有力懲治震懾違法犯罪,維護法律權威,維護社會秩序,維護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習近平總書記日前赴湖北省武漢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是對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既有經驗,也有教訓。要放眼長遠,總結經驗教訓,加快補齊治理體系的短板和弱項,為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筑牢制度防線。”

          此次發生的新冠肺炎疫情,其傳染性之強、傳染面之廣、傳染率之高都超過了2003年的非典疫情,可以說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我國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全體國人應該高度驚醒和深刻反思,理性面對疫情的教訓,我們應該尊重生命,善待生命,遵守國家頒布的各項法令,齊心協力共度難關,人類必須牢固樹立科學的自然生態觀:天人合一、和諧共生,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万博体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